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李稻葵:全球化的最好前景是中美欧共同引领
作者:国研智库创新科学园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2019-04-08


文|《中国发展观察》记者 ?张倪


“全球化需要领导者,今天的世界,由谁来引领全球化?”?3月23日,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”上,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的主题演讲,围绕“谁来引领全球化”展开。他表示,美国在对全球化的引领中疲态已现,由中国、美国和欧洲平等合作,共同引领,才是全球化最好的前景。


李稻葵指出,作为成功的全球化引领者,必须具备三个条件。一是本身要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,从而能够用自己的市场去跟其他国家协商,让其他国家加入开放、加入公平贸易。二是要拥有全球最领先的产业,能够产生巨大的贸易条件,产生巨大的利润,用利润来补充本国其他受害的行业。三是要有比较高效的国内利益再分配和产业调整能力,让本国反对全球化的经济利益相关者能够得到补偿,支持这个国家的全球化领导力。


回溯历史,英国从1846年开始到1914年一战爆发前,引领了第一轮工业革命后的全球化。三大标志性事件是:1846年,英国废除《谷物法》;1854年,完全取消《航海条例》;1875年,制造品平均进口关税为零。李稻葵表示,当时的英国,无疑是满足作为全球化引领者所必备的三个条件的。首先,市场条件。尽管英国本身的市场并不很大,但英国拥有众多殖民地。其次,技术条件。英国的技术当时领先全球,1850年,英国工业总产值已占全球的1/3,被称作“世界工厂”。此外,调节能力。当时英国已经具有较强的国内产业结构调整能力,其在50年之内,将农业人口占比从1851年的46%降至20世纪初的21%。


“但是,由英国领导的第一轮工业革命后的全球化并不完美。因为当时的美国以及后来的德国没有完全加入这一轮的全球化。” 在李稻葵看来,由美国领导的全球化,是从1945年正式开始,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,标志着这个时代的结束。美国具备的三大优势是:第一,市场巨大。第二,技术领先,特别是在高端制造、电子科技、金融领域。第三,国内调整能力较强,尤其是罗斯福新政后的福利体制。


“更重要的是,从中国到前苏联,各个经济体逐步被纳入全球化。可以说,这一轮的全球化是完美的。到此为止,世界经济应该感谢美国领导的全球化。我们注意到,美国从1894年工业总产出超过英国,到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开始领导全球化,整整花了50年时间才真正进入角色。” 李稻葵认为,在美国领导的全球化中,中国经历了从学习到调整再到升级的成长过程。直至今天,美国疲乏的领导力,已然成为全球化的难题。


第一,从市场来看,世界许多国家的第一大出口国已经不是美国。第二,美国的技术统治力相对下降。第三,美国的国内调整能力严重不足,并因此造就了特朗普的上台。“而这种疲乏的后果,往往是脾气很大,看谁都不顺眼,跟所有国家对着干。”李稻葵说。


与此同时,中国现在有意愿、愿出力、愿改革,却不被信任。中国领导人在2017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、2018年3月的博鳌论坛、2018年11月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多次表态,中国愿意进一步开放,愿意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愿意扩大进口,愿意积极开展国内改革等等,但都不被美国所接受。李稻葵认为,问题的本质是,美国政府把今天的中国当成了曾经的日本来看待。事实上,如今的中国与当年的日本情况完全不同。


李稻葵预测,未来的全球化可能有三种发展前景:


第一种是美国的单边主义代替全球化。但这条路很难走远。或许美国可以通过美加墨协议、美韩谈判,对墨西哥、加拿大和韩国实行单边主义,但对中国是行不通的。中国的2018不是日本的1988。中国市场非常巨大,全球以中国作为第一大市场的国家已经超过了美国。


第二种是晾干WTO,另起炉灶,搞一个新的WTO。这样的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。因为中国拥有自己的贸易伙伴,不可能再次申请加入新WTO。其后果将是世界陷入经济冷战,全球技术、贸易、生产面临重新布局,全球经济很可能步入大萧条大衰退,最终结果非常可怕。


第三种是最理想的前景,由中国、美国、欧洲携手,共同引领全球化。在知识产权、市场开放、公平竞争、国有企业改革、改善争端解决机制等方面,都可以洽谈。关键是要开诚布公、彼此信任、平等协商、相互监督。



联系我们

天道酬勤?和而不同